小白兔的小耶啵

爱GG,爱DD,爱美食,爱宠物,爱旅行,爱摄影
愿GGDD星途坦荡,友谊长存

独钟(八)

敬君谦:

 


坏学生和好学生


 


普普通通黑茶攻












晚自习下课已经是十点半的时间了,就连老师都失了拖堂的兴趣,摆摆手示意学生们可以放学回家了。有不少提前收拾好书包的人,站起身来就冲出门去,速度堪比世界短跑冠军,穿梭在人群之间,像条机灵的鱼。


 


肖战倒是不急这些,慢吞吞地拉好书包拉链,背着包往宿舍走,倒不会觉得孤独,他一个人独来独往惯了。舍友搭着肩膀从身旁经过,快了他一步,摆摆手打了个招呼,也算是不失礼貌。


 


草草解决了洗漱问题,一个人坐在床上托着下巴发呆,面前摊开了本练习册,笔拿在手里,但没半点要动笔的意思。常常是踩着点进门的焉栩嘉也回来了,手里还拿着包薯片,看他这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。


 


“又因为王一博心烦呢?”公然念出那人的名字的时候,他着实被吓了一跳,幸好其他几位都不在宿舍里,否则非要闹出什么乱子来不可。肖战抬手捂住他的嘴巴:“谁心烦了?没有的事儿,你别一天到晚瞎说。”


 


“嗤。”鼻间发出轻声,焉栩嘉勾了勾嘴角:“这有什么不能承认的?想他了就直说呗,非得藏着掖着的。”说着将手里的薯片拆封,递到对方面前:“边吃边说,身为你的中国好舍友,我可是探了点儿情况出来的。”


 


虽说嘴硬不想承认,但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,只得乖乖捡了片膨化食品吃进嘴里:“那你说吧。”焉栩嘉笑话他那副迫不及待的样子,但还是如实奉告了:


 


“也没什么,不是说王一博爱玩儿吗,身边男男女女一堆,不过我觉得他对感情挺认真的吧。有人说谈过挺多个的,有人说没听他承认过自己谈恋爱,信别人还是信他,你自己决定吧。”


 


“那我当然信他啊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声音都忍不住提高了些分贝,生怕别人不信他似的。焉栩嘉拍拍他的肩膀:“稍安勿躁,你别急,那不只是听说吗,你要是信王一博,那我身为朋友,肯定站在你这一边儿。”


 


焉栩嘉挠了挠头发,想了想还是冒了句:“不过哈,既然是朋友,还是得提醒你一句,凡事别先下定论。俗话说,无风不起浪,他要真不是那样的人,怎么可能有那么多人传谣言说他谈过很多恋爱。”


 


“我也是猜测,但我觉得吧,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我当然希望他对感情专一,至少要是你俩能在一块,那肯定会长久不是?不过万一事实和预期不一样的话,那也没办法,毕竟平常他身边儿的人不少,你也不是没见过。”


 


原本在心底燃起的小火苗霎时间被一盆冷水浇了个彻底,像是吹了阵风似的,透着心的凉。肖战有些动摇自己的判断,不得不承认焉栩嘉说的很对,对什么事都不能太肯定,毕竟那是王一博,不是他自己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说话的间隙将手机开了机,消息的提示音响起来,两个人看着屏幕上显示的【高一十九班-王一博 请求添加为好友】愣了一瞬,面面相觑半天没说话。良久,还是焉栩嘉先一步反应过来:“通过啊,他都加你了,你还晾着人家?”


 


怀着忐忑的心情点下了通过,伴随而来的是一阵沉默,这条请求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发来的,估摸着对方也不会刻意等他,但又没什么可说的,只好先放在一边没管。


 


熄了灯,宿舍里安静下来,几个舍友开始了夜聊模式,肖战扯过被子盖在身上,记起被丢在枕边的手机,按亮屏幕看了眼。王一博发了消息过来,时间是两分钟前,一边在心底暗道还不算太晚,一边解开锁屏打算回个消息。


 


对方只是简单地发了句【多谢你给的药,这几天有在坚持用,药效很不错。】,肖战咬着嘴唇思忖片刻,删删改改只留下了一句较为官方的回答:【没事,也谢谢你替我出头。】


 


收到这句生硬的客套话,屏幕前的王一博有些发愣,总觉得原本打好的字顿时失去了发送的意义,沉默了半晌,只以一句【那就先这样吧。】作为结尾,匆匆结束了这场让人有些不知所措的聊天。


 


另一边,肖战盯着屏幕上的字句看了一遍又一遍,眉头皱的更深了些:所以王一博就只是单纯来和他道个谢,丝毫不打算解释楼梯间的事?


 


越想越生气,愤愤地骂了句脏话:“草。”正聊着天的舍友们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,气氛顿时安静下来。肖战有些不好意思地摆摆手: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打扰你们了,刚突然想到点事没忍住,你们继续聊。”


 


很快,对铺的焉栩嘉发来消息:【王一博又怎么着你了?】看见这个名字,肖战就失了回复的兴趣,连看都不想看一眼。但抵不住对方的持续追问,长叹了一口气,才按下键盘打出几个字回过去:


 


【他根本没提那事儿,讲话还客客气气的。】想了想又补充了两个字:【真渣。】收到消息的焉栩嘉也是一愣,又不好看着肖战一个人胡思乱想,只得寻个理由开导他一下:


 


【别急啊,万一是第一次和你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呢?说不定下次再聊的时候,他就跟你表白了。】对方几乎是秒回:【想说早就说了,他就是不想认,又不缺女朋友,根本没打算在我这儿浪费时间吧,算我看走眼了。】像是提早知道了他打算说什么似的。


 


再想回复几句的时候,抬眼一看,才发现肖战已经关掉手机睡觉了,焉栩嘉有些苦恼,不得不承认他的话并不无道理。听说王一博是个健谈的人,不至于连聊天都要匆匆开头匆匆结尾的。


 


陷入恋爱的人们有个名为多疑的通病,一句话也要揣度好几天,猜对方的心思,猜对方的情感,却又迟迟得不到答案。表面上云淡风轻,内心倒是骗不了人,迫切的要命。可其实哪有什么病,无他,在乎而已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隔天一早,肖战顶着一双黑眼圈起了床,憔悴的样子可把舍友给吓了一跳:“怎么了这是?”被问到的人摇了摇头,没答话,径自挪到水房去洗漱了,留下满头雾水的舍友们面面相觑,耸了耸肩,一脸的无奈。


 


自从上次厕所打架的事儿传出去以后,有人开始怀疑王一博和肖战之间的关系,谣言这种东西总是愈传愈烈的,无论是好听的还是难听的话都悉数落进了他的耳朵里。


 


各种各样的玛丽苏剧情一应俱全,要不是因为他是主角,差点就信以为真了。尤其是那帮语文成绩好了点的小女生,还给两个人写了什么同人文,听说内容就是胡编乱造的小说剧情,但角色用了他们的本名,代入感十分强烈。


 


早自习课前进了班,前桌的几个女生正窃窃私语,讨论一篇小说,听上去内容十分精彩,交流的声音不断。他有点好奇,凑过去看了一眼,才发现吃瓜竟然吃到自己头上了。


 


内容写到了“王一博紧攥着肖战的手腕,将人禁锢在墙角,逼仄的空间里,两个人有些紊乱的气息交错在一起,呼吸之间的热气尽数扑在脸上。肖战软着声音开口:‘要吗?我都给你....’语气间夹杂着些委屈的情绪,眼尾也泛了红...”


 


一字一句读到结尾,肖战的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,低声开口问:“这是什么?”正看的投入的女孩被吓了一跳,迅速关了手机,像是做了亏心事似的藏到身后,怯怯地回了句:“这是...一篇同人文,你别想太多啊,就是别人随便写着玩的。”


 


“写着玩?”尾音扬了调子,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,大抵是又觉得有些可笑,忍不住勾了勾嘴角:“拿我当个工具,把我写成这样的角色,这叫写着玩了?”


 


放在以往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,可惜今天恰巧碰上肖战心情不好,尤其是在看到“王一博”这三个字以后。他朝着女孩身后的方向扬了扬下巴:“把你的手机锁屏打开,给我看看。”


 


那女生原本想拒绝,还没来得及表示什么,就听他又说:“你放心,我不会拿你怎么样,我就是想看看那个作者是谁,既然能认识我,肯定是咱们学校的吧?而且,就算你不给我看,我也能通过别人打听到,别做这种费力的事情,一分钟内咱们就结束。”


 


两个女生相视一眼,暗暗商量了些什么,声音很小,他没听清,只知道最后的结果是对方将手机递到了他面前。肖战随手滑动了下屏幕,找到了作者的网名:敬君谦。


 


这名字听着不陌生,之前在校园文学报上总见到这个人的作品刊登,只听说学习之余还是个文学创作者。一直以来作文水平不算太好的肖战总想着有机会能和对方交流一下,现在倒是给了他一个机会,但...还蛮尴尬的。


 


保持着尊重的态度,将手里的手机递还回去,末尾还不忘补了句“谢了”。那女生沉默着点点头,没敢应声,心有余悸的坐回自己的位子上,心道再也不敢轻易在教室里抱着手机看小说了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//


感谢@Karen木木 投喂




码字不易请记得红心蓝手


热度破千更新 大家多多评论吧




国庆假期不出意外会保持日更的!


大家等的辛苦了~so sorry

评论

热度(1022)

  1.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